“看演出必写repo的我,算是戏剧媒体吗?”

国内新闻新闻 / 来源:复兴中路597号 发布日期:2021-04-08 09:44:03 热度:13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看演出必写repo的我,算是戏剧媒体吗?”
本页地址:http://www.qhbbs.cc/43298-1.html
相关话题:repo
#repo# “看演出必写repo的我,算是戏剧媒体吗?”


各位,新年好,欢迎回到「粉丝来信」栏目。
在这里,你既可以投递长信,也可以隐藏ID,写一张小纸条,留下只字片语。

点击图片跳转查看细则
很高兴辛丑年的第一期“粉丝来信”如期而至了。
本期来信中,观众“小锦鲤”致信四位戏剧媒体人,试与他们探讨,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何为真正的戏剧媒体?
「亲爱的某某」Vol.13
各位戏剧博主,
你们好哇!
我入戏剧坑其实很早,大概十多年前吧,当时还没有那么多戏剧媒体,判断一部戏值不值得看,主要是看这部戏有没有得过奖,至于它是不是真的好看,还是要走进剧院看了才知道,碰运气的机率很高。
近几年,可能也是因为演出市场热闹起来了,涌现了一批戏剧博主。像是持续分享戏剧资讯的1排1座”,做了好多幕后探班的“iMusical”,还有如灯塔一般指引我的剧评大佬“好戏”“安妮看戏”,这几位我都特别喜欢。每次看你们发布的内容,我都如获至宝。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选戏,我就会点进各位的主页看看最新动态;有时看了戏再看各位的剧评,总能读到一些我自己看不到的细节,非常过瘾!
受各位影响,这两年我也要求自己,每看一部剧都要写篇剧评,无论是否喜欢,积累了一段时间,虽然关注我的人不多,但我自己也很有成就感。我发现这两年喜欢发repo的观众越来越多,有些观众还会参与幕后探班,制作精美的Vlog。
这就让我产生了一些迷思,在全员自媒体的时代,人人都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的看法,那么戏剧媒体和观众之间的界限在哪里?我听说戏剧媒体在国外是一门职业,作为职业,戏剧媒体所承担的职责是什么?国内也有这样的职业吗?还有一个悲伤的小问题,这两年疫情常态化,演出没有以前那么丰富了,各位作为戏剧媒体人是什么感受?
最后的最后,还是要感谢你们的付出,让我看到了更广阔的戏剧世界。不奢望能收到各位的回信,只希望你们越办越好!新年快乐鸭!
小锦鲤



小锦鲤,
你好呀,我是好戏的主编嘉毅。
很高兴你读我写的文章!“好戏”是从2014年开始更新的,在最开始我也是兴趣使然,后来慢慢通过自媒体的身份进入戏剧行业,和它一起成长到今天。
我本科从复旦大学毕业,但也不是艺术专业/新闻专业出身。但是因为身边太多媒体/自媒体同学朋友的缘故,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在严肃地思考“戏剧媒体人”的定义直至今天。
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关于国内有没有“戏剧媒体人”这样的职业。
如你所说,在纽约或者伦敦这样剧场高度发达的地区,“剧评人”是一个可以获得收入的职业。其实逻辑并不复杂,就像其他门类媒体的“专栏作者”一样,剧评人通过给报纸或杂志等大型媒体撰写专业公正的评论文章,从而获取稿酬。如果你看过电影《鸟人》,就会知道在戏剧人心中,重要评论人的分量还是非常重的。
那么,给剧评人付稿酬的“戏剧媒体”的收入哪里来?有许多剧评是刊登在Guardian、NYT这样的大型报纸上,他们的收入主要是广告;像Playbill这样的垂直媒体,也有更多的和剧组的商业合作以及衍生品开发等等项目。

《卫报》官方网站上的剧评专栏
但遗憾的是,因为中国的剧场体量和环境还没有发展到上述所说的地步,所以还没有到可以支持一个像上文所说的“戏剧媒体”的程度,而中国的大型报刊杂志里对于戏剧评论的需求量也一直不高,很难通过写稿来维持生计。“好戏”一直以来也没有办法完全靠媒体模式来独立运营的。
所以,现在在中国,“戏剧媒体人”还没有办法成为主业,更多的是一种“斜杠身份”。根据不完整统计,目前国内整个戏剧行业的规模可能只有影视行业的零头,然而同比在伦敦,剧场的票房收入是超过电影院的。等到我们发展到那一天,真正的“戏剧媒体”能够良好运营,戏剧媒体人也就相应的诞生了。
再反过来回答第一个问题,“剧评人”和“观众review”的界限在哪里?以及戏剧媒体人的职责是什么?
你的迷思不只是剧场领域的问题,而是整个媒体行业在近十年新媒体时代下的集体问题。因为大家都有了发言的机会,所以“评价”“评论”和“媒体报导”定义上确实显得模糊。
作为戏剧媒体人,我一直对自己的要求是三个:1、不说假话。2、保证事实正确。3、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看明白。所以这个问题就回到了“写什么”和“怎么写”。

对于这个长的可以写篇论文的问题,我只发表一些我的个人观点。
看过一部剧场作品之后,会产生的感受会有很多种,最严肃的一种我把它称作“Critics”。这种戏剧评论是偏向学术研究的,意图在于分析艺术突破、创作风格、创作手法、创作完成度等等生产者维度的东西,大部分时候会套入学术方法来讨论。这样的文章是可以称得上是一篇“论文”的,往往发表在期刊之上或是用作内部交流。
而最轻松的一种就是你时常看到的“Repo”,大家发的朋友圈微博Vlog都在这种范畴之内。Repo只需要忠实记录自己看过演出之后的感受以及心情即可,不管是安利还是吐槽,没有任何对错之分,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意见。
我自己一直写作的风格介乎两者之间,也是我向很多成熟戏剧媒体人所学习来的维度,姑且称作“Review”。这种写作的要求是,需要懂得作品的艺术风格等等创作方面的知识,在“看懂”的基础上,加入个人的评价。同时,文字尽量不掉书袋,以每个普通观众都能接受的语言,向大家介绍或是分析一部作品。
我举一个大家都能听懂的例子来向你解释三者在我心里的区别:
比如你喝了一碗鸡汤:
“太鲜了!人间美味!我这辈子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鸡汤!”——这是Repo
“能喝出这鸡汤是经过几次滤清的,去除掉不必要的油脂之后,这只鸡的本味才得到最好的还原,确实好喝!”——这是Review
“高压烹饪是这道鸡汤的独特风格,氨基酸的水解效率较常规提高了百分之二十,这在鸡汤这种传统菜肴中是少见的突破。”——这是Critics
所以,如果你想要真的以一个“评论人”来要求自己的话,那么就至少要尽可能地向Review靠拢。这也就意味着你需要读一些专业书籍,艺术理论,以及有更大的观剧量。好比你做一个美食家,也需要说明白这道菜的刀工、原料、调味、创意……如果只能给出“好吃极了”的评价,作为评论来说就还是不太够的。
最后想说的是,疫情固然对整个行业影响都很大,但一年多来所有剧场人都在以异常积极乐观的状态在面对。更开心的是有你这样关心剧场的朋友一直存在,剧场一定在越来越好的!
嘉毅


亲爱的小锦鲤,
你好呀!
非常感谢你对戏剧媒体的关注和支持,能拥有你这样的读者,我深感自己的工作没有白做。
你提到在国外,戏剧媒体是一个职业,其实国内也有很多媒体有戏剧栏目,比如《三联生活周刊》。我认为,戏剧媒体的第一职责是“在现场”,过去几年,我曾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外大小戏剧节展与读者们分享感受和体验,用观察和叙述串联起一个又一个现场,然后与读者交流、探讨,这大概就是这份工作的美妙之处。
你的来信引发了我的一个思考,这也是我决定回信给你的原因:戏剧媒体到底为谁服务?观众、主办方,还是艺术家与从业者?我的立场一直是,把我感兴趣的、觉得有价值的演出、节展、艺术家介绍给各位,并提出我的观点。过程中,我跟不少人吵了不少架,每次都会产生郁闷情绪,但,这些交锋似乎让我与理想的境地越来越接近,我们正在将交流逐步建立起来。
关于疫情,这个问题,在去年底接受微博@广寒宫bot 的采访时也谈过。我认为不必那么悲观。有个显性的好处是,一些常年在外做表演艺术尝试的艺术家开始在国内发表作品,剧场里缺少了国际佳作,却也给了观众了解国内创作的机会。我知道很多国内制作都不很尽如人意,所以它们大概更需要观众的意见和批评,这也是我作为媒体人给自己的要求:始终坐在中国创作者的观众席。
安妮
“安妮看戏wowtheatre”的观剧评审团已做了50余期致力于搭建更具实用性、公信力的评论平台


小锦鲤,
你好。
网络世界变化得很快,我们可以设想将来会有新的应用平台崛起,也许是短视频、也许是语音播客,不变的是戏剧观众们的表达热情。戏剧“自媒体”“KOL”也会成为陈旧的词汇,未来的网络上每个人都有TA的声响,每个账号都有TA的听众。观众关注一个账号和账号背后的个人,是在聆听真实的表达态度,对标其审美标准。态度、标准,这对戏剧媒体来说太重要了,背后是信任感。
戏剧媒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职责是,帮助观众把钱花在刀刃上。因为看演出的试错成本太高了,如果一个戏剧媒体一手帮观众省钱另一手带他们周游戏剧之美好,那么它一定会受欢迎。
@1排1座 每半年会复盘这半年的戏剧作品,这项大工程已经有两届没启动。原因其实是对非常态化市场的一种降温调节的应对方式。疫情已经影响了戏剧行业一年有余,外国作品进不来,除了供给总量不足之外最主要是多样性的不足,“营养”不均衡,戏剧这桌宴席总不是滋味。
大家其实可以感觉到身边有不少观众已经“退坑”,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在这个行业幕后耕耘的团队,尤其品尝到其中的艰辛。适度冬眠也许可以保存一些热量,等疫情过去,冬去春来,“奥涅金”们又回来了,复盘一定会再次“开锅”的。
1排1座

1排1座每半年组织一次观剧复盘
通过整理观众投稿得出口碑演出榜单


小锦鲤,
你好,这里是iMusical,十分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和肯定。
首先,作为音乐剧媒体,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是具有一定的信念感和使命感的,也常常吸纳一些对音乐剧有热情、有想法的朋友加入。其实我们的每个成员也都是观众,只不过要更加客观、理性、平等的角度去看待每部作品,以观众的视角去走进剧组和演员背后的故事,拉近舞台作品和观众的距离。所以,就目前的状态来说,媒体和观众之间是没有所谓的“距离”的,我们希望观众可以信任媒体的判断,媒体也要关注观众对一部作品的反馈。尤其在音乐剧行业发展还尤为不成熟的时期,每一个理性的声音都值得被关注。
相信有一些观众是通过iMusical过往的探班视频和采访来了解剧组创作和排练细节,认识到更多的宝藏演员。但是近两年能看到不管是剧组还是演员都乐于分享幕后和日常,所以我们的方向也有所转移,希望能够通过一些线下活动来推广音乐剧,同时也在探索通过怎样的方式带给大家新颖且专业的行业内容。不管传播形式是怎样的,我们的职责都是让大家能看到音乐剧的魅力,这是不变的。
对于疫情的影响,我们其实非常无奈,一是十分影响平台的内容输出,仅仅是目前国内的音乐剧作品产量和排期难以支撑内容运营的输出频率,二是对每个因热爱而坚持,并希望正确引领观众的从业者来说,都失去了一定的精神慰藉,线下观剧的习惯也被迫转移到线上。但是比较欣慰的是能看到国内的戏剧行业在努力,更多的中国故事正在被孵化,我们也期待有更多纯粹的戏剧创作者以及作品可以被看到。
iMusical



imusical三周年音乐会纪念

「粉丝来信」栏目仍在营业中欢迎在信里分享你的故事
倾诉生活中的烦恼你可以写给剧院行业大咖、演员我们会努力联系ta给你回信也可以写给办事员你将收到一封充满爱的回信

 本期主题 “可以给我推荐XXX吗”又要换季了,又到了换新尝鲜的时候你喜欢的戏剧人或许有绝佳的衣品或许ta很会打游戏,常常打卡好店又或许ta读过不少好书
就请ta为你打造一份春日生活指南吧
 寄信方式 请发送邮件至info@shcstheatre.com邮件名称为“粉丝来信” “亲爱的某某”(不接受图片形式投稿)投稿截至2月28日如无意外我们将在3月5日回信
我们会用一周的时间联系回信人要是联系不上,就再说吧……字数在300字以上为佳格式可参考下方
亲爱的某某(你想寄信的那个人):
xxxxxx信的内容xxxxxx信的内容xxxxxx信的内容xxxxxx信的内容xxxxxx信的内容xxxxxx
请在这里写下你的ID/昵称
(如不愿意露出,则写“匿名网友”)
同时,小纸条的征集同步进行中
格式不限,字数不限只希望你愉快地表达心中所想
有任何想说的话、想得到的回答
记得通过匿名信箱写给我们哟



每个周末
与你相约“粉丝来信”栏目
期待你的来信
期待给你回信
下周见
本期办事员:kuma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