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还记得我,我就依然活着

国际新闻新闻 / 来源:洪湖儿女 发布日期:2021-04-07 18:39:36 热度:13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只要你还记得我,我就依然活着
本页地址:http://www.qhbbs.cc/43263-1.html
相关话题:你记得我我就活着
#你记得我我就活着# 只要你还记得我,我就依然活着


《为了人民的美好生活》系列全媒体大直播今天(4月4日)推出特别专场《清明?英雄赞歌》。
在驻港部队深圳基地,官兵们举行了“清明?英模纪念仪式”。自1997年7月1日以来,驻港部队一直肩负着维护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香港安全的神圣使命。

而说起老一代深圳人,人们心中无不涌起景仰之情,“拓荒牛”是对他们最好的称呼。
在深圳革命烈士陵园,正在举行“追寻红色记忆,缅怀革命先烈”的主题活动,被人们尊称为“深圳拓荒牛”的基建工程老兵们来到这里,纪念革命先烈。
老兵们大多已经白发,他们平均年龄60有余。40年前,深圳经济特区开始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那时候他们还是20岁的小伙子,从五湖四海来到深圳,投身到特区建设的浪潮中。

当时,施工条件异常艰苦,他们发扬解放军“钢铁长城”的作风,相继参加了深圳市政府大楼、电子大厦、长城大厦等一批重点工程的建设,为深圳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回顾历史,他们曾经是在英雄先烈的精神感召下,投身特区建设事业;如今,他们的“拓荒牛”精神也在后辈中流传、发扬。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烈士陵园纪念碑上的八个大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是当年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书写的。 

曾生,原名曾振华,1910年12月出生于深圳坪山,1995年11月20日去世。他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授少将,获三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我们的记者来到了曾司令的长女身边,听她讲述老司令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在兰州烈士陵园,很多市民来到这里,缅怀长眠于这里的烈士陈红军。

陈红军,1987年出生于甘肃省陇南市两当县。成为一名军人,是他从小的梦想。2009年,陈红军从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毕业,本已通过公安特警招录考试的他,一听说要征兵,就临时“变卦”,义无反顾地走进了热血军营。
他与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又一批新战士一起,走进了喀喇昆仑腹地的军营,准备在新训后奔赴高原边防一线。荒芜的冰川、恶劣的天气、无法摆脱的高寒缺氧,无一不考验着戍边战士们的毅力。
2020年6月,外军公然违背与我方达成的共识,悍然越线挑衅。按照处理边境事件的惯例和双方之前达成的约定,团长祁发宝本着谈判解决问题的诚意,仅带几名官兵前出交涉,却遭对方蓄谋暴力攻击。为营救团长,营长陈红军、战士陈祥榕突入重围,奋力反击,毫不畏惧,直至牺牲。而那时的陈红军,还有四个多月就要当爸爸了。

他的妻子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儿子,来到烈士陵园看望他,这是他跟儿子第一次“见面”。

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还有一些人我们不能忘记,那就是为了中国的革命事业,牺牲在这片土地上的外国友人。
在晋察冀烈士陵园内长眠着四位国际友人:
加美援华医疗队的队长诺尔曼?白求恩;
印度援华医疗队的成员柯棣华;
加美援华医疗队的成员护士琼?尤恩;
奥地利医生傅莱。

当地军城镇中小学师生们早早来到这里,怀着沉痛和景仰的心情,铭记历史,缅怀先烈。 

说起白求恩,我们对毛主席的名篇《纪念白求恩》一定耳熟能详。
“从前线回来的人说到白求恩,没有一个不佩服,没有一个不为他的精神感动,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白求恩是加拿大共产党员,胸外科专家。1938年1月参加援华助战,3月到达了延安,5月21日来到晋察冀军区,被聘请为军区的卫生顾问。
1939年11月12日,他因感染浓毒败血症不幸逝世在唐县的黄石口村。白求恩逝世之后,晋察冀军区党、政、军、民2万余人在我们唐县南关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追悼大会结束,就选址于此开始修建白求恩陵墓。
1941年,日军进山扫荡,对白求恩墓进行了破坏。1942年,边区又组织人力物力重修白求恩墓。
1974年,唐县人民政府把白求恩墓结构改为了大理石结构。

4月1日的直播节目中,我们推出了纪念白求恩专场,独家专访了白求恩的堂孙马克?白求恩,他用中文给我们生动讲述了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并回忆了受到习近平主席接见时的激动心情,称白求恩是中国的老朋友,他是中国的新朋友,希望共产主义精神和国际友谊长存。

在白求恩墓的东南侧是柯棣华墓,柯棣华在中国工作、生活、战斗长达五年之久,他1941年6月到达唐县,后来担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第一任院长,边区军民称他为“第二个白求恩”。 

在白求恩墓的北侧是加美援华医疗队护士琼?尤恩女士的墓地,她是白求恩大夫的护士,1938年1月跟随白求恩来到了中国援华作战,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根据她生前的遗愿,她想要把骨灰埋在中国,埋在白求恩大夫的身边。1988年5月20日,她的家人来到唐县烈士陵园,把尤恩女士的骨灰埋葬在白求恩墓的北侧。 

奥地利医生傅莱,1939年1月来到中国,参加反抗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斗争。后来经地下组织介绍 ,来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工作,在白求恩学校担任教员,1944年傅莱经聂荣臻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2004年11月傅莱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根据傅莱先生生前的遗愿,他想把自己的骨灰埋葬在唐县这片土地上,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唐县人民政府共同选址,在陵园的北侧修为他选址建墓。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据不完全统计,近代以来中国已有约2000万名烈士为国捐躯,其中有名有姓的只有196万名。
向所有为民族独立、人民幸福而牺牲的先烈致敬。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记者 / 孙浩元编辑 / 黄婕

按住《蓝色洪湖儿女》传递正能量就是为人民服务,觉得投缘的朋友,就请顺手给我点个“在看”谢谢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